印中双边关系 >> 文化关系

“印度和中国之间的文化联系:一以贯之的传统”

 

文化交流史

 

印度和中国并非普通的社会,两国均拥有古老的文明。虽然我们并不清楚印中两大文明开始交流文化要素的时间和方法,但我们确实知道,两国文明自人类历史起源以来一直齐头并进,并不断相互分享其文化特质,这一分享的传统自上古以来一以贯之。

 

在佛教文化交流前,商周文明和公元前1500-1000年左右的古代吠陀文明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概念和语言交流的证据。例如,汉语中的“无名指”在梵文和巴利文中被称为“Anamika”(无名的),一些古代印度文献中提到了指代中国人的“chinas”。公元前五世纪的摩诃婆罗多中提到了中国。孔雀王朝(公元前350-283年)宰相阇那迦在其著作《政事论》中提到了中国丝绸,将其称为“chinamsuka”(中国丝质礼服)和“chinapatta”(中国丝绸束)。与此同时,中国伟大的历史学家张骞和司马迁在其史书中提到了“身毒”,这可能指的是梵文中的“Sindhu”。

 

在公元前六世纪,孔子和释迦牟尼的诞生揭开了两大文明交流新阶段的序幕。阿育王在公元前256年皈依佛教后对佛教的传播使得两个文明愈加接近。阿育王的双语(佉卢文和希腊文)法令要求在中国和中亚方向传播佛教。这一趋势在公园一世纪迦腻色迦王治下继续发展,迦腻色迦王朝首都位于布路沙布逻城(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地区),使得佛教朝圣者和学者可安全的沿古老的“丝绸之路”。迦什摩腾和竺法兰正是沿着丝绸之路到达中国并在洛阳建立了白马寺。在丝绸之路沿线的和田、吐鲁番和库车也成为著名的佛教和印-中交流中心。伟大的佛教学者鸠摩罗什在长安(今西安)的一处佛教丛林中开始了收集和翻译重要佛教文献的重任,并在公元413年去世前翻译出了98部主要佛教经典,他被广泛认为是将大乘佛教和中观学说引入中国哲学的人。在公元五世纪初,印度佛教学者昙无谶将《大般涅盘经》带到中国,并在公元415年左右将其翻译为汉语。与此同时,中国高僧法显沿丝绸之路前往印度取经,并在公元405年到达印度。跋陀(公元464-495年)和达摩到访中国,玄奘(公元604年)和义净曾在著名的那烂陀寺学习。一直以来,丝绸之路在促进印度与中国的文化、商业和科技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它也将两国人民与古代波斯和地中海地区的人们联系到了一起。

 

两国文明同时还分享了他们的科学知识。在八世纪,印度天文学家阿耶波多的天文征兆被长安的印度裔天文学家瞿昙悉达翻译为汉语,并列入其著作《开元占经》之中。同时,学界认为瞿昙悉达还将九曜历翻译为了汉语。在明朝,航海家郑和在15世纪初到达了卡利卡特,这一事件证明了中国和印度在古代的海上交流。

 

现代文化交流

 

在两国人民为自主权利而斗争时,两国间的文化交流也未曾中断。在20世纪初,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泰戈尔曾在1924年和1929年两度访问中国。自1911年起,中国学者和知识分子曾反复审视研究泰戈尔的生活、作品和哲学。在今年,也就是泰戈尔150周年诞辰之际,中国出版社收集并出版了过去百年间的泰戈尔研究作品集。以此同时,中国剧团也正在准备以汉语排演泰戈尔创作的剧目,以便中国观众能够更好地理解其内容。作为泰戈尔诞辰150周年庆典的一部分,大使馆与中国多家机构,包括北京大学、中国对外友好协会(CPAFFC)、云南大学以及其他众多机构一同为纪念泰戈尔而举行了众多研讨会和展览,并放映了相关电影。20123月,兰州大学演出了完全使用汉语创排的泰戈尔著名戏剧《齐德拉》。在今年五月,印度大使馆在中央音乐学院发布了全中文版的《泰戈尔歌集》

 

柯棣华大夫在抗战期间为服务中国人民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其遗体仍保留在河北省的晋察冀烈士陵园之内。作为1938年由五名印度医生组成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柯棣华大夫在中国以流动诊所的形式救治了众多伤患。他最终被任命为由八路军创建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主任。在今年6月,印度人民的老朋友,柯棣华大夫之妻郭庆兰女士以96岁高龄在大连去世。

 印度与中国几乎在同时走上了独立治理之路,印度于1947年开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于1949年开始。1955年,由外交部副部长A·K·钱德先生率领的第一批印度文化代表团访问中国,受到了中国领导人和广大人民的热烈欢迎。1960年代和1970年代,宝莱坞电影如《两亩地》、《流浪者》、拉吉·卡普尔的《骗子先生》和《奴里》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和思想中激起了情感共鸣。即使在今天,人们走在街上也会哼唱这些电影歌曲的曲调。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最近也颇受好评。自1988年以来,两国通过有组织的文化交流项目将两国人民连接在一起。201310月,在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访华期间,两国续签了《文化交流项目谅解备忘录》。

在过去30年左右,双方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同时,我们也面临着相似的挑战。我们两国的年轻人众多,充满了希望、梦想和远大志向。我们的领导人也意识了到这一点,并在新千年积极、真诚、热忱地推动两国人民间的交往,实现了多项重要项目。2003年,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决定在河南洛阳打造一座印度风格的佛寺,总统普拉蒂巴·帕蒂尔在20105月访华期间为该寺举行了开幕典礼。20072月,那烂陀市的玄奘纪念馆开幕。20086月,两国发行联合邮票,一款邮票描绘的是菩提迦耶的摩柯菩提寺,另一款描绘的是洛阳的白马寺。2003年,北京大学成立了印度研究中心。深圳大学、暨南大学和复旦大学也已设立了印度研究席位。2010年,两国热烈庆祝中印建交60周年。印度和中国已经宣布2014年为两国友好交往年。

19885月签署的《文化合作协定》中制定了中印文化合作的整体框架,提供了可执行的文化交流计划。201310月,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访华期间,签署了最新的文化交流计划,规划了所有文化领域的合作,包括表演艺术家、官员、作家、档案学家和考古学家的互访,举办文化节、电影节,以及开展大众媒体、青年活动和体育领域的交流。

20123月,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参加“金砖四国”峰会期间,双方领导人决定将2012年定为两国“友谊合作年”,两国决定进一步加强两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尤其鼓励青年之间的交流。年轻的中国表达了希望了解佛教、宝莱坞和瑜伽的强烈愿望,年轻印度称赞中国经济奇迹。20122月和11月,由100位中国青年组成的代表团访问印度。201212月,由47名成员组成的宝莱坞歌舞剧团在中国巡演。这一计划联合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和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举办了卓越贡献奖获奖艺术家索纳尔·曼辛格关于印度传统舞蹈形式的讲座和表演。20123月,著名的婆罗多舞女演员拉塔·维迪亚娜珊女士在北京的演出广受好评。为了更好的与中国青年交流,这一计划还在广受欢迎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开设了帐户,拥有超过15000名粉丝。该计划的旗舰中文出版物《今日印度》拥有超过20000名读者,且读者群还在不断扩大。印度政府正努力在学校层面推广汉语教学。在这一方向上,该计划促进了印度中等教育中央委员会与中国汉办之间协议的签署。20131月开始,印度22所学校已获准在中学开展汉语教学。最近,广州和上海也设立了两个新席位,鼓励在中国开展印度语教学。为了鼓励中国的印度语教学,该计划于2014110日庆祝了全球印地语节,并于2013914日庆祝世界印度语日。印度流行图书的中译本,如著名已故汉学家P·C·巴格奇先生的《印度与中国——千年文化关系》和萨尔乌达耶信托受托人P·A·拿撒勒的《甘地——一种生活》,于2013年在中国面世。为了方便与中国知识分子开展更多交流,计划定期举办与“印中关系”主题相关的“智库峰会”。前总统巴拉特·拉特纳·卡拉姆博士已获得北京大学名誉教授称号。2012年至2013年,广受欢迎的中国艺术策展人和“西部天堂计划”的导演张颂仁先生与大使馆展开了密切合作。2013年,知名印度经济学家阿维德·苏布拉曼尼亚姆教授和伊施瓦·普拉萨德博士受邀在大使馆举行讲座。大使馆还安排了印度流行作家(如卓越贡献奖获奖人那班尼塔·德夫·森和库纳尔·巴苏先生)的谈书会。201311月,该计划在万灯节期间举办了社区联欢活动。为在中国推广印度美食,该计划定期在中国各省举办美食节。

20121月起,新文化和信息活动在主教办公室新址侧厅礼堂举办。在过去的一年里,文化侧厅礼堂举办了多项活动,以在中国友人之间促进印度语、印度古典音乐、舞蹈、瑜伽的学习,并推广印度电影、印度茶和食品。为了让中国人民接触到印度各方面丰富的文化传统,2010年,印度文化关系理事会认可的卡萨克舞蹈教师和印度斯坦古典音乐老师参与了这项任务。文化侧厅礼堂每月还举办其它活动,包括有关印度文化和遗产的讲座、电影、纪录片、表演、谈书会等。越来越多的印度艺术家展开私人访问或直接接受知名机构包括中央音乐学院、国家大剧院和北京舞蹈学院的邀请。侧厅还有一座开放的图书馆,提供约8000册有关印度的参考书目。

中国和印度的文化和人民都充满了活力。佛教、玄奘、泰戈尔、柯棣华大夫、那烂陀、瑜伽和电影只是我们长期交流传统的象征。它们是我们共同遗产的见证。两国关系方向已定,21世纪必将风头愈健。

Arrow顶端